选理财经网
 股票 |  股市新闻 |  股票配资 |  行情分析 |  新股申购 |  热点追踪 |  手机版 
股票 > 股市新闻 > 正文

华为大反击!_股市新闻

时间:2021-02-21 来源:股市新闻 点击:

  来源:券商中国

  

  

  

  

  

  

  临近春节,华为仍然在向美国发起反击!

  

  

  2月10日,据路透社报道,在被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列为所谓“国家安全威胁”后,中国华为公司于2月8日向美国法院提出上诉,对美方这一决定继续发起法律挑战。

  华为要求对FCC在2020年做出的一项裁决进行复审。当时,FCC裁决华为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并阻止美国电信运营商购买华为生产的通讯设备。

  这起诉讼是拜登上台后,华为对过去几年美国众多行动的首次挑战。

  值得一提的是,在华为提起诉讼的第2天,华为创始人、CEO任正非接受媒体采访表示,最想与拜登交流的内容是“共同发展”,希望美国新政府有更多的开放政策,美国公司可以与中国经济一起发展。

  

  

  

  华为起诉FCC违反美国宪法

  美国时间2月8日晚些时候,华为向美国第五巡回上诉法院的提交的一份上诉中指出,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的命令超出了“法定权限,违反联邦法律和美国宪法,属武断、反复无常和滥用自由裁量权”。

  这起诉讼中,华为要求对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2020年做出的一项裁决进行复审。

  这项裁决始于2020年6月,当时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裁决将华为、中兴通讯列为所谓“美国国家安全威胁”名单,并阻止美国电信运营商使用一个规模数十亿美元基金的资金购买华为生产的通讯设备。

  时隔半年后,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在2020年12月表示,驳回华为提出的重新考虑“将该公司列为美国通信网络国家安全威胁企业”决定的请求。当地时间2020年12月10日,美联邦通信委员会针对华为和中国电信采取行动,表示已启动撤销中国电信在美业务运营授权。

  华为周一提起的诉讼称,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2020年12月的裁决已经越权,是武断、反复无常和滥用自由裁量权的行为,且违反联邦法律和美国宪法。

  据路透社10日报道,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尚未对华为的上诉发表相关评论。

  而在此前,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的发言人曾表示,2020年FCC基于自身以及众多美国国家安全机构发现的大量证据发布了一项最终指定,认定华为对美国构成国家安全威胁,将继续捍卫这一决定。

  

  

  

  拜登上台后,华为的第一次挑战

  华为发起上诉的背景非常关键,就在6天前(2月4日),美国总统拜登发表了上任后的第一份外交政策演讲。

  拜登表示,美国将着力重新修复与北约盟友以及日韩等国的关系,在保证美国经济利益以及知识产权等受到充分保护的前提下,美国已经准备好与中国加强合作。

  在演讲中,拜登将北京描述为美国“最严重的竞争对手”。他解释说:“我们将面对中国的经济弊端。” “但是,为了美国的利益,我们也准备与北京合作。我们将通过在国内更好地重建并与我们的盟友和合作伙伴一起,从实力上进行竞争。”

  而刚刚发起的诉讼是拜登上台后,华为对过去几年美国众多行动的首次挑战。

  众所周知,在特朗普政府任职期间,美国一直对华为保持高压政策,曾多次阻止华为进口美国的器件、零部件等,并不断向美国盟友游说,华为的通讯设备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华为周一提起诉讼后的第2天,任正非出席了“智能矿山创新实验室”揭牌仪式,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最想与拜登交流的内容是“共同发展”,希望美国新政府有更多的开放政策。

  同时,任正非还表示,期望能够大量购买美国的器件、零部件、机器设备,美国公司也可以与中国经济一起共同发展。

  2月9日,任正非释放信号,期望能够大量购买美国的器件、零部件、机器设备。

  截止目前,拜登政府尚未明确阐述其对华为的态度。

  

  

  

  华为对美国的依赖,正在降低

  “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即使在高压之下,华为继续艰难前行,业绩也保持了正增长。

  2月9日上午,任正非透露,2020年华为销售收入和利润均实现了正增长,这表明华为有了更多能克服困难的手段。

  其实,从华为营收的地域版图的变化可以看出,华为营收对美国的依赖正在降低。

  据华为2019年的财报显示,华为在整个美洲地区取得了524亿元的收入,占整体收入的6.11%,占比较2018年继续下滑,创下2016年以来的新低。且可以预计,2020年这一占比或将继续下滑。

  且,华为在美洲收入占比远低于亚太地区的8%(705亿元)和中国市场的59%(5067亿元)。另外,2019年华为在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合计营收为2060亿元,占总营收的24%。

  “华为在美国的收入,比起整体的收入可以忽略不计。”华为企业沟通部副总裁宋凯曾表示,“比起在美国的110亿美元的采购来说,(华为在美国的收入)也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而且这些年在美国的收入和人员是在递减。”

  有分析人士指出,华为再次发起的对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的诉讼,可以看作是对其设备安全性的一次公开辩护。

  

  

  

  外交部多次回应:停止对中国特定企业的无理打压

  对于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的屡屡打压,中国外交部也曾多次作出了回应。

  2020年6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裁决将华为、中兴通讯列为所谓“美国国家安全威胁”名单,禁止美国电信运营商购买华为生产的通讯设备。

  当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回应表示,美方惯于在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以莫须有的罪名,滥用国家力量,打压特定国家和特定企业。美方这种经济霸凌行径是公然对美方自己一贯标榜的市场经济原则的否定。禁止美国运营商购买华为和中兴设备,并不能真正改善美国的网络安全状况,反而会对美国农村和欠发达地区的网络服务产生严重影响,美方有关机构对此十分清楚。

  2020年12月1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再次强调,美方所谓“保护国家安全”的借口完全不符合事实,实质是滥用国家安全概念打压特定中国企业。

  “美方在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滥用国家力量,打压中国特定企业,这是对美方自己一贯标榜的市场经济原则的否定,也戳穿了美方所谓公平竞争的虚伪外衣。我们再次敦促美方停止泛化国家安全概念,停止对中国特定企业的无理打压,为国与国之间的正常合作提供公平、公正、非歧视的环境。”华春莹说。

推荐访问:

上一篇:康希诺新冠疫苗单针重症保护率达90.98% 疫苗概念股集体爆发_股市新闻
下一篇:最后一页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