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理财经网
 新闻 |  热点新闻 |  国内新闻 |  财经新闻 |  科技新闻 |  国际新闻 |  手机版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长生生物是哪里

时间:2019-02-25 来源:国内新闻 点击:

  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于1992年08月27日成立,法定代表人高俊芳。下面是选理财经网为大家带来的长生生物是哪里,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长生生物是哪里

  打着生物制药的幌子,却干着残害中国人的勾当。

  1934年11月7日,在伪满洲国首都新京,一家神秘的工厂在兴安大路上开张了。这间工厂对外的名字是“新京卫生技术厂”,看起来像是一家普普通通不起眼的制药企业。

  新京卫生技术厂,位于新京兴安大路兴安桥外(今长春市绿园区西安大路与兴阳街交汇处西南角,西安大路3456)

  事实上,这间工厂直接隶属于伪满洲国民生部,厂长是一个日本人,名字叫做阿部俊男。此后多年,阿部俊男都是这间工厂的实际掌权者。阿部俊男时为关东军上校军医,在流行病学方面有很多研究,他还是“克山病”的命名者和第一位综合研究人员。著有《克山病病因调查报告》,发表在1937年的《大陆科学院研究报告》第一卷第十期。

  1934年年底,新京卫生技术厂兼并了哈尔滨的“东北防疫处”,将之改称为“新京卫生技术厂哈尔滨分厂”。随着日军侵华进度的加快,对细菌武器的研发也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1936年,一直在生产药品并从事病毒、细菌研究的新京卫生技术厂开始拥抱恶魔的进程——制造细菌、血清生物药品等。为扩大生产规模,实行统一管理,又把哈尔滨分厂的人员全部调到新京。

  1938年12月,划归伪满大陆科学院管辖。1944年4月,更名为“厚生研究所”。1945年3月,又划归伪满厚生部管辖。

  至此,新京卫生技术厂建立了6个课,共计68人。该厂可生产伤寒、霍乱、鼠疫、百日咳等菌苗,还生产牛痘苗、狂犬病疫苗、白喉类毒素、猩红热预防液,口服伤寒、痢疾菌片以及诊断液、诊断血清等药物。

  同年,日本政府秘密在东北建立了两支细菌部队,一支驻哈尔滨平房区,就是恶贯满盈的731部队,对外名称为“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另一支名为“满洲第100部队”,驻地为长春,对外名称为“关东军军马防疫给水部”。新京卫生技术厂实则为“满洲第100部队”的组成部分。负责研发细菌战武器的帮凶。

  上世纪90年代时的新京卫生技术厂办公楼旧址,已加建一层

  “满洲第100部队”没有731部队的名头大,但是其规模和危害一点也不小。从1939年建成到1945年日本投降,6年期间研制出大量的细菌和化学毒品,他们用无辜的中国人和抗日志士作为细菌试验品,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据伪满档案记载,“新京卫生技术厂”为“满洲第100部队”所属成员单位之一,该厂厂长阿部俊男和该厂负责疫苗、血清研制的技术员关孝都被列入“满洲第100部队”主要成员名录。

  1938年12月24日,新京卫生技术厂从伪满民生部移交给大陆科学院管辖。1944年,新京卫生技术厂改名为“新京厚生生物技术研究所”,阿布俊男由厂长改任所长。下设4个职能部门:传染病学部、厚生科学部、药学部、血清疫苗制造部,由于研究工作所需,人员猛增至217人。

  厚生这个词儿出自《尚书》,后来被日语借用,引申为社会福利。日本政府设有厚生劳动省,负责医疗卫生和社会保障。但是披着“厚生”外衣,新京厚生生物技术研究所行的却是魔鬼的勾当。

  满洲亲贵爱新觉罗·宪均曾经在日本陆军军医学院留学,归国后担任伪满洲国军政部医务课卫生股长,对于日军和伪满研发制造细菌武器等事宜由较深了解。这个宪均虽然名不见经传,实则大有来头——他是肃亲王善耆第十二子,大名鼎鼎的川岛芳子的哥哥。

  宪均在1954年7月22日所做的供述中称:

  一九三八年七月下旬,卫生技术厂长阿部某把百斯笃菌的昆虫散布在城里兴运路和日本桥等处一带的所谓贫民区之间,于是在该地带首先由小孩发生了三名,至八月下旬共发生八十余名百斯笃患者,发生患者处的房屋皆被烧坏,该八十余名患者和四百余疑似患者皆被收容在千早病院,患者死亡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疑似者于九月中释放。这一次的新京百斯笃流行,是日寇关东军用大都市密居的地方试验感染情况的罪恶行为,我是该委员会的委员是有责任的。

  宪均供词中提到的所谓百斯笃菌,就是鼠疫。

  在同一则供述中,宪均又提到了新京卫生技术厂拿抗日志士做伤寒杆菌传播实验的事情:

  一九四一年五月,为研究发疹窒扶斯(伤寒杆菌的日本称呼)的传染情况,给我打电话,要求我准备场所和帮助他观察经过情况……山本升由新京卫生技术厂厂长阿部(俊男)取来带发疹窒扶斯菌的昆虫——虱(数量容器不明),放在治安部军法课拘留所内。当时拘留者有爱国志士张世勤和孙家铎等十二名。经六七日后,该十二人中的张世勤和孙家铎等八人发病……八名患者皆高热三十九度以上乃至四十度,经四五日后八名一致的逐渐退热,在该病院住了二十多日后,八名一起送回了军法课拘留所。张世勤被判反满抗日处于死刑,孙家铎被释放,其余十名不明行方。上述经过是我和山本升使用祖国人民爱国志士十二人,试验发疹窒扶斯传染情况的惨无人道的罪行。

  1945年,日本投降,新京改名为长春。

  新京卫生技术厂被国民政府接收,更名为“长春卫生技术厂”。1946年,又被东北民主联军接收,改名为“东北卫生技术厂”。一个月后,东北民主联军撤离长春,此工厂的一部分随之迁移到黑龙江的佳木斯,而留下的部分,被国民政府重新整合为“东北生物制品实验厂”。1948年,黑土地上国共形势翻转,长春重新落入东北野战军之手,流落在外的“东北卫生技术厂”迁回长春,与“东北生物制品实验厂”合并,仍用“东北卫生技术厂”之名。

  此后,为合并资源计,“东北卫生技术厂”陆续兼并了“辽吉军区卫生技术厂”、“大连生物研究所”部分科室后,于1953年成立了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长春人将其简称为“生物”。

  兴安大路今称西安大路,新京卫生技术厂厂址位于兴安桥外,今为长春市绿园区西安大路与兴阳街交汇处西南角,门牌号为西安大路3456。

  该所现名为中国医药集团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早已迁出了西安大路的旧址。

  2013年5月,新京卫生技术厂办公楼旧址

  1992年8月18日,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长春高技术应用研究所及长春生物高技术发展公司3家发起,创立了长春长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总股本3000万元。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01-2003年,长生生物的净利润每年都在1000万元以上。

  2004年,长生生物的大部分股份,被国有控股方卖给了长生生物时任董事长高俊芳。每股股价为2.7元。

  以后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

推荐访问:

上一篇:马云的背景
下一篇:最后一页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