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理理财网
 新闻 |  热点新闻 |  国内新闻 |  财经新闻 |  科技新闻 |  国际新闻 |  手机版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煎锅上的油污 煎锅上的俏江南:张兰步履如冰

时间:2018-01-06 来源:热点新闻 点击:

近日,餐饮连锁俏江南再次陷入并购罗生门。  

在商务部反垄断局1月11日公布的《2013年第四季度无条件批准经营者集中案件列表》中,甜蜜生活美食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收购俏江南的交易意外曝光,结案时间为2013年11月14日。  

这一次,张兰给出的解释是商务部的确批准了,但CVC与俏江南双方并未最终签订协议。“都没具体意向,俏江南品牌我一定会发扬光大,并做成世界级品牌,百年老店,这是我一生的追求与梦想。”  

俏江南股权出售事件之所以会有如此大的反响,与公司准备上市的背景有一定关系。2008年,俏江南引入鼎晖,在向俏江南注入价值2亿元的资金后,后者获得俏江南10.53%的股权,按这个价格计算,鼎晖对俏江南的估值约为19亿元。而当时,双方签订了对赌协议:如果是因为非鼎晖方面的原因,造成俏江南无法在2012年年底上市,则有权以回购方式退出俏江南。  

此后,俏江南启动了上市之旅,为了上市张兰不惜屡次冒险。A股上市梦终结后,又转战H股,不料碰到了意想不到的新壁垒—“10号文”,最终在通过聆讯后止步。期间,一起偶然披露的移民事件,张兰曾陷入了有生以来最大的声誉危机。  

口无遮拦的张兰,开始走进一个游戏规则完全陌生的世界。一旦踏上这趟无法停止的高速列车,将为此付出多大代价已不在她掌控之中。  

《中国企业家》曾在2013年第03/04合期中,讲述张兰与“煎锅上的俏江南”的故事。她的故事将是中国企业家在面对上市大考时,命运最为曲折的样本之一。中国企业家网现将文中关于“俏江南上市之踵”精彩内容节选如下,以飨读者。  

张兰

中餐连锁企业上市之路步步维艰,很多难题连考官也没有标准答案,一切都要靠考生自我摸索和领悟。  

首次被“明码标价”  

“如果不是为了让这个企业上市,我为什么要放弃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身份,去到一个鸟不拉屎、气温四十多度的小岛?去一次我得飞24个小时。”张兰感叹,她移民的目标不是加拿大,不是美国,而是加勒比海上的一个小岛,“几百年前那是海盗生活的地方。”  

六年前,她对上市的态度可完全不同,2006年下半年一次主题为“基金投资与上市增值的论坛”上,张兰斩钉截铁地与几名投资人辩论:“我有钱,干嘛要基金投资啊?我不用钱,为什么要上市啊?”  

很多餐饮企业,对资本都敬而远之。最终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重庆餐饮连锁企业乡村基,投资人花了数月时间才见到创始人李红,海底捞的创始人张勇同样是个坚定的不上市者。对于一些发展势头良好、或者只做区域连锁的餐饮企业,稳定的单店业绩可提供稳定的现金流,创业者并不需要太多投资—开餐馆的最清楚,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分水岭在2008年,在此之前,很少有投资人对餐饮行业青睐有加。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餐饮成为肃杀之中PE逆市投资的最重要选择。百胜入股小肥羊、快乐蜂收购永和大王、IDG投资一茶一座、全聚德与小肥羊先后成功上市,给中国内地餐饮业注入一剂兴奋剂。  

“这是一个典型的市场大、企业小的行业。”一位业内人士介绍。根据资料,2009年全国可统计的餐饮企业大约有200万家,销售额过10亿门槛的全国不过26家,中餐企业龙头销售规模不过是家电连锁一个大区的体量。

投资人也看到了中国内需市场的增长潜力,市场大、企业小意味着极有可能出现打破现有格局的公司。  

曾经埋头苦干的餐饮企业突然接到了来自资本市场的邀请。有数据统计,当时6%的餐饮连锁企业引入资本准备上市,72%的企业与多家投行洽谈,许多原本离上市遥不可及的企业突然成为投资人追逐的对象。  

2008年俏江南中标奥运竞赛场馆餐饮供应服务商,极大提升了它的品牌知名度。俏江南总裁安勇回忆,那时与俏江南规模相仿的,比它规模小的,甚至一些地区性餐饮品牌都想上市。“谁都想获得最好利益回报,这无可厚非,也不用掩盖。”在此背景下,张兰和她的俏江南与资本市场出现交集,只是时间的问题。  

终于,张兰在老乡—枫谷投资合伙人曾玉和易凯资本王冉撮合下,初识了鼎晖创投的合伙人王功权,据说两人性格投契,相谈甚欢,这对张兰而言,是她创业生涯中非同寻常的时刻—俏江南首次被“明码标价”,而且市场估值高达20多亿。  

她接受了鼎晖的橄榄枝。在2008年9月30日俏江南与鼎晖创投签署增资协议中,鼎晖注资约合2亿元人民币,占有其中10.526%的股权。鼎晖创投进入之前,俏江南注册资本仅为1400万元人民币,这对一直靠自有资金滚动的俏江南相当于天降财神。投资条款也有所谓的“对赌协议”:如果非鼎晖方面原因,造成俏江南无法在2012年底上市,鼎晖江南(鼎晖为投资俏江南在香港方面注册的公司)有权以回购方式退出俏江南。2012年底是当初双方约定上市的最后期限,也有香港媒体报道称,俏江南如果无法在2012年底上市,另一种结果是张兰将面临失去控制权的风险。  

就此本刊曾多次联系鼎晖方面俏江南项目的负责人胡晓铃与吴华,但截至本刊发稿仍未能得到回应。  

彼时,自信豪迈的张兰并不担心。引进鼎晖对她有一石三鸟的用意。除了钱之外,张兰还希望借助鼎晖的经验,帮助俏江南做软硬件方面提升。而且引入资本,才有可能真正解决激励机制问题,吸引新的管理人才,凝聚团队力量。鼎晖和俏江南2008年签订的增资协议中规定:各方承诺,协议完成后,向公司提供股权激励建议方案,协助公司建立健全合法有效的薪酬管理体系及激励约束机制。  

鼎晖的2亿元被用于俏江南的软硬件提升上。“我们在系统建设上花了一亿元,还有一亿元聘请了麦肯锡、北大纵横、日本酒店管理公司等许多咨询公司帮助我们做管理方面的咨询。”张兰告诉本刊。

推荐访问:煎锅上的油污

上一篇:鹅背山飘雪 鹅背山茶业有限公司登陆上交所,致力打造中国花茶基地
下一篇:湖南华夏银都现货发售 华夏银都现货发售交易规则

推荐内容